“我帶著槍,插在後腰上。但我心裡的想法是能夠勸說他把危險品都放在一個角落,然後自己走出來。到現在我也希望是這樣。”蒲元平說。
  11日下午,記者輾轉專訪到浩口鎮派出所所長蒲元平。他眼中的犯罪嫌疑人張澤清,是一個性格偏激、與人溝通非常困難的人。他認為,走上這條不歸路跟他的性格有很大關係。
  蒲元平算是張澤清一個認識的人。因為張澤清多次去潛江市法院和檢察院上訪,蒲元平去帶他回來過幾次。
  “我接觸過別的一些上訪人員,總的來說,有的還是能說出一定道理的。但是張澤清沒有,他的上訪理由中就沒有拿得出手的道理。而且張澤清不是上訪,純粹是鬧訪,大鬧。”蒲元平說。
  據瞭解,張澤清多次上訪是想要給他第二次判刑翻案,要求法院改判,並做經濟賠償。這些上訪,法院和檢察院都做出過正式回覆,認定當初犯罪事實明確、證據充分、量刑適中,不存在量刑過度的問題。
  2009年,張澤清因為私制槍支和故意傷人,兩罪並罰,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,最後執行了4年半。
  蒲元平說,在我們與他的接觸中,他根本就不認為私制槍支是嚴重的犯罪,覺得只是一般的罪行。我們給他講國家的法律是這樣規定的、這麼寫的,但他不認同。
  不過,一些上訪人員不瞭解法律、不認可法律也常見。張澤清發展到向有關部門揚言要報複,卻在於他的性格。
  “跟他說話很困難。比如你一開口,他就是開始鴻篇大論講自己的,不理會別人說話。然後每說起對自己有利的事情,就滔滔不絕,不讓別人插話。鬧了一年多,他的要求沒法滿足他,思想就轉不過來。”
  蒲元平是到現場比較早的一個,與張澤清僵持了約兩個小時。期間,他們一直在溝通交流,但是根本勸不聽。蒲元平內心深處讓張澤清自己走出來的想法最終沒有實現。
  “開槍,確實是我們每個人都不願意看到的結果。但是必須開槍!”蒲元平說,他看到一些網民質疑他們開槍,和不講原則的同情張澤清,感到非常不可理喻。
  “我只說一個,那些質疑的人、負面評論開槍的人,自己站到現場來,站到王書記的位置上,站到被汽油、爆炸裝置和刀槍的包圍中,他還會說這個話嗎?”蒲元平說,張澤清的行為已經危及公共安全,並且也實施了危害公共安全行為,警察是依法處置。
  ·新華社·
  (原標題:辦案警察:)
創作者介紹

figures

vt87vttno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